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布莱恩・哈罗德・梅(Brian Harold May),1947年7月19日出生于(Hampton, London, England,UK),世界著名吉他手、作曲家、天文学家、英国著名摇滚乐队Queen的成员、物理学家、著述家、CBE勋爵。

家庭成员:克里希·马伦(Chrissy Mullen) (第一任妻子) 三个孩子:吉米(出生于1978年6月15日) 路易莎(出生于1981年5月22日)艾米莉 露丝(出生于1987年2月17日)安妮塔·多布森(Anita Dobson)(第二任妻子)

喜欢的书:赫尔曼黑塞的作品(Hermann Hesse′s works)

喜爱的歌曲:Jealous Guy(嫉妒的家伙)John Lennon(约翰·列侬)

首先接触到的乐器:钢琴(5岁时) 四弦琴 (6岁时) 吉他(7岁时)Red Special(16岁时)

风格:Hard rock(硬摇滚) glam rock(迷惑摇滚) pop rock(流行摇滚) heavy metal progressive rock()

会使用的乐器:吉他,班卓琴,贝司,键盘,钢琴,声乐,风琴,合成,竖琴, 四弦琴 ,鼓

合作伙伴:Queen Band,Queen + Paul (皇后乐队,皇后+保罗)

1964– ,Brian May是QUEEN乐队吉他手。该乐队成立于1971年,人们介绍QUEEN乐队时,一般总要称它为综艺大厅,原因是它融合了Arena Rock(舞台摇滚)、British Metal(英国金属)、Glam Rock(迷惑摇滚)、Hard Rock(硬摇滚)、Pop/Rock(流行/摇滚)、Prog-Rock/Art Rock(前卫/艺术摇滚)等风格,他们的演唱的经典标志是浓厚的歌剧色彩,如同唱诗班的嗓音,层层铺垫的键盘和绚烂花哨的吉他solo。很少有乐队如QUEEN那样取得巨大的成就,其经典歌曲We Are The ChampionsWe Will Rock You等歌曲还经常被用在如奥运会等大型体育盛会,甚至是政治集会上的背景音乐,就是We Will Rock You,我们要震撼你,有人也译作“我们会让你好看”。

Brian May不仅是一位摇滚巨星,也是一位物理学硕士,并且他还拿到了天文学博士,成为利物浦John Moores大学名誉校长。他甚至还和Patrick Moore以及英国天体物理学家Chris Lintott合著了一本名为:“Bang! The Complete History of the Universe”(《砰!宇宙的完整史》) 的关于宇宙历史的科普书籍。当被问到为何自己人生中两大爱好本质差别如此之大时,Brian说,其实两者之间是有很大的共性的。在7 岁那年,Brian有了自己的第一把吉他,也第一次收看了电视节目,“夜空(The Sky at Night)”,这个节目由Patrick Moore主持。从那之后,Brian同时迷上了音乐和天文,他说服父亲让他能熬夜看节目,并和爸爸一起做了一架望远镜观察星空,这架望远镜还在Brian家中。在接受Astronomy杂志访问时,Brian还回忆起,他小时候曾经试图在天花板和壁橱里都贴满行星,“so that it felt like in space when you put your head in them”(“当你置身其中时,就好像你身处在太空之中一样”)。Brian说是这个节目中的音乐和真实的星空激发了他对于这两样事物的双重兴趣。他还说:好的天文学家和好的音乐家身上有一些相同的卓越品质,无论在哪个领域内想做到出色,你都必须能让你的本性恣肆发挥(let your instinct run wild),能不受局限的思考,能够做到从不同角度看问题,并且同时也要具备冷静分析的一面。

在伦敦的Imperial学院拿到物理学硕士学位后,他又在该学校开始了对于行星际尘埃颗粒运动的研究,并且几乎完成了自己的PhD学位。不过,感性的一面还是在20多岁的时候取得了胜利,Brian自己说:I was shepherded toward a degree in science,but when I was in my twenties,the music took over(我之前一直在为一个科学学位奋斗着,但是到20几岁的时候,音乐俘获了我)。其实,当时的情况是,他的论文已经到了最后的修订阶段,但是Brian白天还要工作,他在一所学校里教数学,剩下的时间还要 和乐队不断排练,太多的事情交织在一起让Brian不得不舍弃一些。于是,他放弃了学业,这让 Brian的父亲格外震惊,“My dad was absolutely shocked to the core”(我父亲完全震惊了),他的父亲对他说,从没有料到他会放弃自己受过的教育而去做一个明星,在那之后, Brian有近一年的时间里没有和父亲说话。直到Queen乐队第一次在美国演出的时候,Brian给父母买了机票让他们来看演出, 父子之间的关系才有所缓和,Brian说,当时他让父母住进了The Plaza,还对父母说“点客房服务吧,我们有钱了”,但是事实上当时Brian 还没有那么富有,不过在看了Brian的演出后,Brian的父亲看着Brian说了声,“Ok,I get it”(好的,我知道了),正是这句话让父子关系得以冰释,Brian后来回忆道这是很重要的一刻,直到那时他才清楚自己内心里是多么希望父母的同意和认可。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当年放弃学业十分可惜,但是后来Brian却谦虚的说也许这样对学校和科学界是件好事情,他说自己当年在系里是出名的行踪不定,因为他格外喜欢在夜间工作,所以他错过了很多会议和讨论。

但即便是在他30多年的摇滚巨星生涯里,他也没有放弃对天文的爱好,不仅一直保持着了解天文学最新的动向,而且和天文界的人士一直有联系。他在自己家后院的草坪上建了一座小型的圆顶(他家的后院不是一般的大),并安置了一架口径10英寸的望远镜,不过因为繁忙,他很少有机会能使用,更多的时候他还是用便携的望远镜观察星空,一直没有间断。

在一次去苏格兰观测日环食的途中,他遇到了认识多年的Patrick Moore,后者提出建议,问Brian是否可以合著一本科普书。Brian几经思考,接受了这个建议,最终他和Moore以及英国天体物理学家Chris Lintott合著了一本名为:“Bang! The Complete History of the Universe” 的关于宇宙历史的科普书籍,也许很多人认为这是借助明星名气的炒作,但事实上,Brian的的确确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最能了解什么样的语言容易被受众接受,用Brian话说,他能理解的,别人也一定能理解。对这本书,Brian也给予了很高的希望,他希望人们能通过真正的阅读这本书对宇宙发展的故事有个整体的了解,而不是买回来就发到书架上不再翻。

在这之后,Brian令人吃惊的回到了他70年代没有完成的天文学学位论文上来,这时的May已经59岁,离他上个世纪70年代放弃时已经有36年,在Astronomy Connection网站上登出了这样的消息,”Brian May- Guitarist for Queen back in the astro fold…..”(BRIAN MAY回到天文学领域),其中援引了一位作家Marcus Chown的消息,Marcus声称在一次广播节目的时候Brian向他透露说,他正在继续做他的论文。

这个乍看起来难以置信的消息是真的,Brian自己证实了这一点,他说:“I volunteered to finish what I started in 1970 [at London’s Imperial College]: a PhD in astronomy. It has completely taken over my life”(我想完成我在70年代就开始做的一件事(在伦敦的Imperial College的时候),一个天文学的博士学位。这件事完全接管了我的生活),不要以为明星做论文就轻松,恰恰相反,做科研毕竟不是和看星空那么简单,重新拾起自己年轻时的工作是那么的困难,“To do my thesis justice,everything has been put on hold,the intensity increasing in the past couple of months to the point where there was simply no time for being a dad,a husband or even a musician,which I have been for the past 35 years since I left my PhD papers in a big trunk at home,”(为了使我的论文一丝不苟,我暂时把其他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一种紧迫感在过去几个月不断增强,(时间紧迫)到我根本没有时间做一个父亲、丈夫、甚至是一个音乐人,从我把博士论文压进箱底那时算起 ,我已经当了35年的音乐人)Brian如是说。

2007年夏天,在一位工作于加那利天文中心的朋友Garik Israelian的帮助下,Brian在La Palma的Roque de Los Muchachos天文台做了自己最后一次观测,这时距他1971年第一次观测已经过去了整整36年,07年8月23日,Brian May向Imperial College提交了自己题为Radial Velocities in the Zodiacal Dust Cloud (黄道尘埃云的径向速度)的学位论文,并拿到了自己的天文学PhD学位。

关于最后一次观测,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Brian自己说,在加那利观测的时候,很多世界级的天文学家们前来拜访,然而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们都带着自己的吉他要Brian May签名………

Brian May继成功拿到了他的天文学PhD学位之后,又被选为了利物浦John Moores大学的名誉校长。当选理由是:在这个浮躁的年代里,没有哪个人能像他这样,如此的声明远扬,如此的家财万贯,如此的受万人追捧,却又如此的保持着自己求知的可贵本性。

Brian 自己说这项任命对他是一个极大的荣誉,他会用“a delicious vegetarian roast and a glass of choice dessert wine”(“一道可口的素食烧烤以及一杯上等的甜品酒”)来庆祝他的新工作,同时他还说,他也会进一步的了解大学和人们在大学的生活,让这所学校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学习场所。

能站在温布利球场上对着6万人高歌,也能在加那利群岛上观察天边飘渺的黄道光,这就是Brian May,一个在36年后重拾自己对天文的执着的人,让我们,心存感激。